晶亮碧绿的名贵之选:祖母绿

适情适景,没什么比碧翠欲滴的祖母绿宝石更契合这绿意盎然的春日。数年来,有色宝石市场走俏,买家热情高涨,更对传统珠宝的需求升温,这一切激励了珠宝界在全球范围内的“寻宝”,各地历史名矿出土的有色宝石更是炙手可热。例如,缅甸抹谷(Mogok)的红宝石,克什米尔(Kashmir)蓝宝石,另有来自哥伦比亚传奇穆佐矿(MUZO)那光芒碧射的祖母绿,诱人无比。由于鉴赏难度,以及高质量宝石的稀有度,对于祖母绿的观望期曾长达数十载之久,但相对地极品祖母绿便逐渐跻身精罕珍品行列。这一转变,再一次将祖母绿推向风尚浪尖。

从大概五年前开始,祖母绿的鉴证变得愈趋严格,透明度也大大提高,产自赞比亚的蓝绿色宝石出类拔萃,与众不同,惊艳珠宝界,更令祖母绿风尚逐日强劲。时尚圈日益青睐强烈色彩,古早味和贵族风再度兴盛,就像安吉丽娜•朱莉(Angelina Jolie)这样的国际巨星都曾配戴祖母绿饰品踏上红毯,艳压群芳,也难怪如今对如此珍宝的需求不断攀升。而今,祖母绿市场发展迅速,行家慧眼卓识,如此稀罕臻至的宝石被格外珍视。诸般因素,更使得祖母绿灿若星斗,大放异彩。

晶亮碧绿的名贵之选:祖母绿

不仅如此,祖母绿最能满足藏家对于个性一如既往的追求。在各类宝石当中,它当属个人主义的代表:每一枚祖母绿都独有一种气势不凡的贵族个性,每一颗都因其独特的内部结构而举世无双。祖母绿的流光溢彩有着迷幻般的魅力,毫无疑问,这是一种经久不息的魔力,而今,已再次复苏。

今季,得益于新任东主和良进设施,“哥伦比亚穆佐矿(Muzo)”得以首次推出重要的祖母绿宝石系列杰作,皆为新近开采而出。由波哥大,巴黎和香港的三地专家中心完成打磨抛光,工艺堪称完美。精选之作包括形态生动,如出一辙的梨形切割作品、传统古典琢型、以及具有文艺复兴风格的成套方形雕琢。这些宝石精美绝伦,质量卓越,具有典型的哥伦比亚风格,天鹅绒般稠密的翠绿透过炽热的金色光芒熠熠生辉。“穆佐矿”可谓大名鼎鼎:历史上许多珍贵的祖母绿宝石都产自这里。穆佐部落将这些新世界的“绿石头”奉为神灵,并严密守护着其产地的秘密。直至今日,“穆佐”祖母绿仍然象征着前哥伦比亚文明中遗失的珍宝。经过残忍的撕杀和危险的远征,16世纪西班牙征服者发现了穆佐矿址。硕大的祖母绿被整箱整箱的运回西班牙法庭,再从那里流传到欧洲贵族手中,成为他们珍爱的收藏,爱不释手。

晶亮碧绿的名贵之选:祖母绿

在一月的金球奖颁奖典礼的红毯上,著名影星杰米•亚历山大佩戴着LORRAINE SCHWARTZ祖母绿戒指

穆佐矿的名声和它的珍宝美名远扬,祖母绿也即成为奉献给帝王的贡品。在印度,莫卧儿王朝的统治者对祖母绿的珍爱已经到了痴迷的程度。在祖母绿中,他们看到了天堂的颜色,看到了至纯至美,看到了神明的灵魂。

晶亮碧绿的名贵之选:祖母绿

MARIANNE OSTIER铂金镶祖母绿配钻石别针

正因如此,在16世纪和17世纪之间,许多硕大的哥伦比亚祖母绿被雕琢和铭刻为莫卧儿王朝的花卉风格,其中有些还刻着着国王的名字和日期。同样的,奥斯曼王朝的苏丹也把祖母绿当作是最珍贵的财宝,是神圣权力的象征——著名的托普卡帕(Topkapi)之匕首就镶嵌着来自穆佐的顶级祖母绿。沙俄第二王朝的罗门诺夫家族(Romanovs)非常喜爱珠宝,曾经大量的收藏祖母绿。举个例子,这个王朝极具戏剧性的人物:公爵夫人海伦娜•弗拉基米罗夫娜(Elena Vladimirovna)(1882–1957)就有许多套令人叹为观止的祖母绿藏品。其中最出名的,莫过于她那套著名的水滴形祖母绿,奇迹般地在俄国大革命中幸存,之后辗转经手卡地亚,再到了女继承人芭芭拉•霍顿(Barbara Hutton)手中。这位自称为“可怜的小富家女”把公爵夫人这套宝石镶嵌到了一顶头冠上,在摩洛哥丹吉尔的家中日夜佩戴着。再有,一套哥伦比亚梨形祖母绿,是皇家藏品之外的一套珍罕不凡的精品,被用来镶嵌到亨克尔•冯•唐纳斯马克(Henckel von Donnersmarck)公主的王冠立面上。此顶王冠大约是在1900年打造的,一个德国贵族家庭一直将其珍藏,2011年在日内瓦苏富比以1千130万瑞士法郎售出。毫不夸张地说,祖母绿的每一个碎片(万勿打碎!)都与皇室有着丝丝缕缕的联系。例如4月5日在香港春拍呈献的一套19世纪晚期的钻石配祖母绿吊坠胸针,它曾经的主人正是奥尔良的艾美莉公主(Princess Amélie of Orléans)(1865–1951)──葡萄牙的最后一位女王。

进入20世纪,祖母绿为新晋名贵所亲睐,而它长久以来都是成功人士的象征,社会名流、时尚菁英,以及银幕宠儿皆为其倾心不已。温莎公爵夫人就曾选择祖母绿戒指作为她的订婚信物,活跃于英国主持界的美国名嘴丘纳德夫人(Cunard)对祖母绿十分痴迷,她甚至将自己的名字就改为“Emerald”(祖母绿),英印混血女演员梅尔•奥伯朗(Merle Oberon)最爱用一条美轮美奂的卡地亚祖母绿项链衬托她的倾城容颜。祖母绿的流光异彩和异国情调使它成为装饰艺术最宠爱的珠宝,最好的见证就是4月19日苏富比纽约“瑰丽珠宝”拍卖会上的一件由Schepps设计的钻石配祖母绿别针,另有一套祖母绿吊坠耳环。众所周知,祖母绿宝石切割工艺复杂,4月5日在香港春拍呈献的一套“梵克雅宝祖母绿耳环”,展现的不仅仅是经典卓越的20世纪风格,更是大师级的珠宝加工匠艺。

晶亮碧绿的名贵之选:祖母绿

梵克雅宝(Van Cleef & Arpels)祖母绿配钻石耳环一对

说它是珠宝中的女神当之无愧,显赫的珠宝世家:“穆萨耶夫”(Moussaieff)、“格拉夫”(GRAFF)、以及“亚历山大•瑞查”(Alexandre Reza)都将其视作不可多得的珍品,并纳入新设计中成为最受瞩目的焦点。同时,“穆佐”(Muzo)正在全面开展一个“矿山直供珠宝匠”的项目,直接与当今最具有创新性的设计师合作,包括肖恩•利尼(Shaun Leane),索朗芝(Solange Azagury -Partridge),还有山度士(Antoine Sandoz)。由此诞生的镶嵌祖母绿的珠宝强化了穆佐(Muzo)传奇的品牌力量,同时也令祖母绿的魅力焕发新生。祖母绿,这璀璨夺目的王者瑰宝,再次展现其王者之风,丽质天成,大美无疆。

By:苏富比《上拍》杂志

标签:

Tel
010.63407789
Email
yinziji@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