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杰生(GEORG JENSEN)让银饰多一些色彩

如果用铅笔画来形容北欧银饰品牌乔治杰生(GEORG JENSEN)的作品,它特有的敲痕和氧化处理,就像是用来加重层次和色调的笔触;镶嵌的彩色宝石,就像是用水彩,在铅笔画上添加一滴水润的颜色。

乔治杰生(GEORG JENSEN)让银饰多一些色彩

GEORG JENSEN编号96的胸针项链两用款,此为复制款,选择镶嵌红碧玉与土耳其石,因此显得格外亮眼。这是品牌较少有的色彩表现,一般为纯银搭配的彩色宝石,色彩上多数显得低调。我曾见过此款的骨董,用的是棕黄色蜜蜡和绿玉髓,色彩就低调许多。

从品牌创办人GEORG JENSEN开始,不是把宝石视为一件银饰最有价值的部分,而是用它们为银饰增加这种润泽饱满的色彩,所以色彩和切工的选择,都有偏好。经常运用的宝石有琥珀、月光石、绿玉髓、青金石、红珊瑚、黑玛瑙、红玉髓、拉长石、蛋白石等,而且为了配合银色,选择的都不会是它们最鲜亮的颜色。银饰镶用的宝石,不爱刻面切工,理由是那种亮丽的色彩和银不搭调;偏爱的是蛋面切工(Cabochon),它们的圆润饱满最符合需求。在品牌的想法,刻面彩宝则要等到K金珠宝发展后,才受到重用。

乔治杰生(GEORG JENSEN)让银饰多一些色彩

品牌在搭配18K金时,比较常使用刻面宝石,其清透亮丽和18K金的耀眼相得益彰。图中戒指是SAVANNAH,用18K黄色K金镶嵌有刻面的黄水晶,看来金亮。

乔治杰生(GEORG JENSEN)让银饰多一些色彩

有着圆凸线条的蛋面切工(Cabochon)或是球型彩宝,对于品牌的银饰来说,就像是为银饰增加了一笔水润的色彩。这款Sphere手链,将圆球状的海水蓝宝镶在手链上,就像是一颗正中链洞的球体,有特别的趣味。

乔治杰生(GEORG JENSEN)让银饰多一些色彩

银饰选择搭配的多数是蛋面切工(Cabochon)宝石,图中名为VIVIANNA DEW DROP的项圈,来自VIVIANNA TORUN的设计,坠饰就是用纯银搭配Cabochon切工的烟水晶,沈稳大器,丝毫没有张扬夸饰。

乔治杰生(GEORG JENSEN)让银饰多一些色彩

GEORG JENSEN编号158胸针,主石也是采迭石方式,上方是透明水晶,下方镶嵌的是方钠石(Sodalite)。方钠石和青金石容易被混淆,不同之处在于方钠石是没有点点金色,也就是黄铜矿斑点。四颗月光石点缀在蕾丝花边上。这些宝石的色彩都和银的灰调非常搭。此款经缩小,成为2018年度项链的造型。

By:黄尹青

标签:

Tel
010.63407789
Email
yinziji@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