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世英:有“韵味”的东方珠宝

珠宝设计大师陈世英(Wallace Chan)设计的珠宝作品,有一些是用来配戴的,有一些则必须以“装置艺术”的角度去欣赏,除了因为珠宝体积在搭配上的比例不容易拿捏,极度浓厚的东方韵味,对于搭配服饰是相当大的挑战。将这些作为居家艺术品的角度去赏玩,同时便能够增添不同的收藏雅趣。例如近年作品“唐朝的花”,问到创作的灵感来源,陈世英说道:“中国的历史长河长达5,000年,其中唐朝是最壮盛的朝代。而且有一首诗里说着‘春风无力百花残’,这首诗也是来自唐朝。而且当我看到莲花与其它的花,收到风吹时刻的挣扎,很有感觉。”

陈世英:有“韵味”的东方珠宝

陈世英:有“韵味”的东方珠宝

“唐朝的花”胸针

那么如何去演绎这样的挣扎,又为什么选择莲花呢?“我演绎一个莲花时,我的思维是用很大的风吹拂,花瓣试着挺立起来,风又继续吹,彼此互相角力,而有了‘春风无力百花残’的态势,而这句诗所传达的意境,在过去、现在、未来都是这样的。”陈世英继续说道:“至于为什么选择莲花,我想,过去很多人将莲花作为表达的题材,雕刻或是写诗。而当我在演绎时,对于这朵花投注很深的感情。我觉得万物都是美的,没有不好的地方。比方说过去的文学里形容莲花出污泥而不染,是很纯洁、很漂亮、很吸引人的花。但是,如果没有污泥怎么成长莲花呢?所以淤泥也是好泥。”

陈世英:有“韵味”的东方珠宝

称赞淤泥为好泥的论点肯定是不多见的。或许正是这股超脱一般的思维,使得陈世英的作品散发一种特有的气息,在西方人的眼中,更弥漫着来自东方的幽然神秘。而他另一个创作哲学便是“不驻一物”,在所有事情上都不留恋、不停留,以持续向前进的精神创作珠宝。因此,当珠宝领域还少有品牌使用钛金属时,他便花费8年时间研究如何以钛制作珠宝。那么现阶段尝试创新的研发是甚么?陈世英稍微透露一些大方向的概念:“现在还是在金属与材质上做研发。金属本身的记忆特性、硬度,使得金属本身在使用上是有一些限制的。现阶段我在物理方面,试着研究一些可能的新方法。”

陈世英:有“韵味”的东方珠宝

“浪里淘花”鱼型肩针

对于可能性的追求,也彰显在他近年作品“至人无己”蚂蚁造型胸针,设计上主要是以变形珠(又称巴洛克珠)作为材质。变形珠本身不规则的形状,正是驱使设计师想象力任意奔驰的素材。对于陈世英而言,与变形珠又是怎么样的一个灵感激荡?“这一次的作品我特意做了一个蚂蚁胸针。因为我曾经看到报导描述:蚂蚁可以举起比自己体重一千倍的重量。我在冶金方面的锻炼都无法超越蚂蚁,更何况蚂蚁的脚这么细。所以我对大自然很好奇,蚂蚁的生活方式,以及为什么可以这么团结,都让我觉得蚂蚁实在是太有意思了。当我看到这两颗珍珠,我直觉觉得既像蚂蚁的肚子,又像蚂蚁的前半身。我们不是有句话说‘以形写意’,于是这样的形状联想让我决定用宝石、珍珠创作出蚂蚁的珠宝意境。”

陈世英:有“韵味”的东方珠宝

“至人无己”蚂蚁造型胸针

论及蚂蚁对于重量承载的潜能,陈世英心有所感地提到:“人生活才几十年,要如何去表现出能够延续未来几百年的精神?人拥有超越现有能力的潜力,我们应该要超越制式的层面,人其实是多种制式的重迭。也就是说,各种的制式相重迭形成的是一个很大的潜在能力,因此应该要走出一个根源的启发性与悟性。”悟性,乍听之下是一个艰深的层次,但稍稍抽丝剥茧去体悟,或许不外乎两个层面,一个是自己想要拥有什么样的成就,甚至是一个能够延续到未来的精神。再者,便是相信自己可以激发出达成的潜力。

By:Tatler

标签:

Tel
010.51290140
Email
yinziji@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