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绿宝石家族

认识绿宝石家族

祖母绿:祖母绿(Emerald)自古就是珍贵宝石之一。相传距今6000年前,古巴比伦就有人将之献于女神像前。在波斯湾的古迦勒底国,女人特别喜爱祖母绿饰品。几千年前的古埃及和古希腊人也喜用祖母绿做首饰。中国人对祖母绿也十分喜爱。明、清两代帝王尤喜祖母绿。明朝皇帝把它视为同金绿猫眼一样珍贵,有“礼冠需猫睛、祖母绿”之说。明万历帝的玉带上镶有一特大祖母绿,现藏于明十三陵定陵博物馆。慈禧太后死后所盖的金丝锦被上除镶有大量珍珠和其它宝石外,也有两块各重约5钱的祖母绿。

几乎没有人能抗拒祖母绿的魅力,它是绿宝石家族中的骄子。祖母绿的颜色十分诱人,有人用菠菜绿、葱心绿、嫩树芽绿来形容它,但都无法准确表达它的颜色。祖母绿中的铬元素和钒元素使得它呈现出鲜艳的绿色,它的颜色能抵御光和热,永远都不会褪色。确实,没有一种天然颜色令人的眼睛如此舒服。每当你目不转睛地注视嫩绿的草坪和树叶的时候,那种赏心悦目的感觉可以想象,它是能使人百看不厌的宝石之一,是绿宝石家族中的王者。

认识绿宝石家族

绿色钻石:据有关统计,每出产10万颗宝石级钻石,其中才可能出现一颗彩色钻石,概率仅为十万分之一。而绿色、粉红色、金黄色等钻石闪耀着不同寻常的艳丽光彩而变得更为珍贵稀有,不分时代不分国界地倾倒着所有的人。

被誉为世界上最邪恶的三颗钻石其中之一的是出身神秘的“德累斯顿”。大约在1743年,奥古斯塔花了六万提拉(约合9000英镑)买得一颗重达41克拉的梨形天然绿色钻石,钻石质地纯正无瑕,相传是产于著名的钻石出产地印度的戈尔康达。18世纪20年代来到了欧洲,在18世纪的德国宫廷里游走于皇室间。当时德国德累斯顿的皇妃对这颗绿色钻石的宠爱到了极致,仅仅为了展示这颗钻石甚至在皇宫中专门装饰了多间绿色展厅。巨大的绿色钻石因藏于德国的德勒斯顿宝库中故而得名“德勒斯顿绿钻”之名,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德累斯顿”绿色钻石被运到莫斯科,过了一段颠沛流离的生活后于1958年被归还。“德累斯顿”绿色钻石是绿色钻石的代表,通常被认为是“希望”钻石的姐妹篇,其价值难以衡量。41克拉的重量虽然不算最大的钻石,却因其极度稀有的绿色成为当今世界上无人能超越的最大的绿色钻石。

认识绿宝石家族

沙佛莱石:沙佛莱石(Tsavorite)的化学名称为钙铝榴石,因含有微量的铬和钒元素,娇艳翠绿,赏心悦目。产自肯尼亚的沙弗国家公园,在上个世纪中叶才被发现,它清新美丽的颜色使得它很快被市场所接受。

沙弗莱石的发现历史不过几十年,期间充满了曲折和艰险。随着产量的加速上升,沙弗莱石这种光彩夺目的绿色宝石开始步入国际舞台。1974年,纽约著名的蒂凡尼珠宝公司将这种绿色钙铝榴石推向全美市场,并精心冠名为沙弗莱石,以唤起人们对肯尼亚沙弗自然保护区的视觉感受。虽然这个品种名仍未被国际矿物学联合会承认,但是在宝石交易中已经完全采纳了这个有灵性的名称。

今天,沙弗莱石依旧是珠宝市场里“最狂野并最具原始气息”的宝石,因为目前市场上还没有任何针对它的处理手段出现。如今,凭借自身的美丽和合理的宣传,它日渐获得珠宝商的认同和消费者的喜爱。

认识绿宝石家族

绿色碧玺:碧玺(Verdelite)的矿物学名称为电气石,它的名称来自于自身特有的热电性质。相传在18世纪时期,荷兰的阿姆斯特丹有几个小孩在海边玩航海者带回来的石头,发现这些石头在阳光照射下绿色碧玺出现了奇异的色彩外。更惊讶这些石头具有吸引或排斥轻物体,如灰尘和草屑的力量,因此,荷兰人把它叫做吸灰石。后取谐音“碧玺”。

绿碧玺的色泽浓度范围很宽广,有些是很轻淡的绿,而有些绿色却极深,要用光线照射才会显现出来。有些绿碧玺呈现出像是绿韭葱般优质细腻的绿色调,但有些却会秀出黄绿色、橄榄绿和棕绿色调。而蓝绿色和艳绿,是最优质也最为热门抢手的颜色,但极为稀少。绿碧玺成为很多不想花费很多钱购买绿色宝石的消费者的最佳选择,而且如果预算比较可观,能购买到大颗粒净度高的绿碧玺是相当划算的。目前,男士对碧玺亦接受度很高,有些搭载了绿色碧玺的男士饰品也逐渐开始为市场所接受。

铬绿碧玺:当碧玺含有钒或铬元素时,这种绿色的碧玺会呈现出非常美艳的翠绿色,它们被特别称作铬碧玺(Chrome),色调比普通的绿碧玺明丽很多,价格亦相对高出许多。

认识绿宝石家族

橄榄石:橄榄石(Peridot)是八月的生辰石,也是结婚16周年的纪念宝石。它柔嫩如初春的新绿,特别受年轻女性的喜爱。在古埃及、印加帝国、阿兹特克这些文明古国,人们都对橄榄石都非常推崇,他们认为橄榄石能让暴躁、善妒、自负、忧愁的人冷静下来。自古以来人们都相信橄榄石具有各种各样神奇的魔力,比如把橄榄石放在舌下可以给人带来预言的力量和滔滔辩才;随身佩戴橄榄石还能驱赶厄运与邪魔等。

由于内含铁元素,橄榄石呈现出橄榄绿、浅黄绿或者墨绿色调,常常给人一种油润的质感。橄榄石的色调比较稳定,多次接触过橄榄石的人只需数秒便能立即在一堆五光十色的宝石中发现它,这完全拜那独特的鲜活色彩所赐。由于一部分橄榄石还带着透亮的黄色光泽,故古埃及人又把它称作“太阳石”。巧合的是,在希腊神话中,太阳神阿波罗的黄金战车之上就镶嵌着无数橄榄石,威武的战车在天空飞驰时向四周放射出无比灿烂的光芒。若你有机会在显微镜下观察橄榄石,你会发现多数橄榄石内部有睡莲叶片状的内涵物,它是如此栩栩如生,宛如一幅微缩的静物画。虽不及印象派大师莫奈笔下的睡莲那般浓墨重彩,可它浑然天成的婷婷玉立,美不胜收,不由让人感叹造物主的神奇。

认识绿宝石家族

翠榴石:顾名思义,它是一种绿色的石榴石。翠榴石(Demantoid)因含有铬元素的钙铁榴石,通常为黄绿或翠绿色,曾经主要产自俄罗斯的乌拉尔山脉,特征的马尾状石棉包裹体是典型的特殊内含物。今天,翠榴石的产地主要在非洲,同时通常净度为半透明,虽然收藏家非常喜爱,但商业基本上比较难推入市场。马达加斯加和中西非出产的翠榴石可以出现高品质并且净度较好的克拉级宝石。

认识绿宝石家族

葡萄石:葡萄石(Prehnite)这种宝石的名字是用水果来命名的,足见人们对它的喜爱,它的颜色和晶体仿佛刚刚剥去果皮的青葡萄,晶莹的绿色中泛着鲜嫩欲滴的光泽,悦目,且带给我们酸酸甜甜的诱人通感。

作为一种钙铝硅酸盐,葡萄石的原矿常常呈葡萄状、肾状、板状、片状分布,切割后光泽优美,可以媲美一些高档宝石。多数葡萄石的透明度介于透明和半透明之间,最典型的葡萄石即拥有如葡萄的肉一般稍带朦胧但又水润的质感。葡萄石的产地有南非、美国、加拿大,它第一次正式被命名是在1789年,当时的德国上校普雷恩用自己的名字命名了这种宝石,这也是为什么葡萄石的英文名为Prehnite的原因。

绿葡萄石以内部洁净,颜色悦目,颗粒大且圆润饱满为价格评价标准,它是无条件的爱的象征,由于它的神秘气质,西方常将它作为梦想、沉思、预言的代言物。

今天,人们对葡萄石的喜爱日渐增加,尤其是东方国度。优质的葡萄石产量较小,它们水润且带有荧光的质感与翡翠的视觉观感非常相似,比起翡翠其雍容华贵的形象,葡萄石那优雅细致的水嫩绿色,以及比翡翠更为亲切的价格,让设计师更能自在发挥。年轻俏丽、风姿绰约的葡萄石,在市场上已渐渐被扶正成为珠宝设计的主角宝石之一。

标签:

Tel
010.51290140
Email
yinziji@163.com